Close

最后五分钟到了


如果我只用一句话来总结2014 TEDMED会议,那就是:

人类精神是未来健康和保健的最重要成分。

在整个会议期间,我听到了无数关于在逆境中战胜一切困难和毅力的故事。伊丽莎白·肯尼(Elizabeth Kenny)分享了一位医生的误诊如何使她经历了全面的精神病性崩溃,以及她如何从边缘恢复过来。

去年9月,64岁的戴安娜·尼亚德(Diana Nyad)终于实现了她从古巴游泳到佛罗里达州游泳的终生目标。这是她的第五次尝试。她幻觉了。她几乎死于体温过低。她多次被有毒的水母ung伤。自第一次尝试以来,她的团队中就有许多人陪着她,她迫使她完成游泳,而她却做到了–千方百计。

奈德

那就是人的事;他们中的大多数属于普通人。还有一些不这样做的人。正是这几位非凡的人及其坚定的决心推动着人类前进,推动创新并最终挽救了生命。

1984年,马克·科斯卡(Marc Koska)阅读了一篇有关不安全注射如何传播像野火之类的HIV感染的文章。成千上万的人可能阅读了该文章。几天后甚至有人想到了这一点。最终,除了一个人以外,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生活。但是科斯卡从未停止过思考那篇文章。经过近三十年的研究和奉献,世界卫生组织现在发布新的指南,以强制使用自动禁用注射器,例如Koska发明的注射器。 K1自动禁用注射器具有每年挽救数百万生命的潜力。

TEDMED演讲者Eric Chen就知识的日益民主化如何导致科学的民主化提出了一些令人信服的观点。对我来说,这意味着像Nyad,Kenny和Koska这样的杰出人士将有更多的机会推动医疗保健革命,这将极大地改善人类的生活。

在Chen的演讲中,他分享了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如果我有一个小时来解决问题,而我的生活取决于解决方案,那么我会花前55分钟的时间来确定要问的适当问题一次我知道正确的问题,我可以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解决问题。”我们处于科学和医学的转折点。到现在为止,人类一直在寻找正确的问题来解决问题。现在,通过人类的才智和毅力,我们可能会到达一个终于可以开始寻找解决方案的地方。

–索菲亚·莫里亚蒂(Sophia Moriarty),副传播经理


Related Posts